夜瞑·æ™“雨(🐢速更)

这里晓雨夜,晓雨是cn。今初三,请多指教,一只画渣文渣什么都渣的百合控,主糖,刀,沙雕。圈:第五,刀剑,凹凸,ll
不吃杰佣

我下星期更吧,会的会的

把一些园医的爱❤(你懂)暂删回库了,严查阶段,要看的找我私拿,之后我再重发


最近查的严怎么办,我收车吗?


超喜欢军人组

Ada@佣空同人合志了解一下:

【佣空同人合志】一宣    求k

【高亮】从转发+评论中抽取3名幸运儿送本体    评论已补链接    如果有小伙伴只能微信的请私信戳我,我就是1个没有感情的某宝代买

惊喜!佣空同人合志《Shape of my heart/我心之形》预售已开,全款118不含特典    12月5日结束预售   12月25日正式发货

【12月25发货 第五人格佣空合志Shape of my heart/我心之形 预售】http://m.uqlsi.top/h.3jjwq98?sm=e9436e 点击链接,再选择浏览器咑閞;或復·åˆ¶è¿™æ®µæè¿°ï¿¥Nmz1bSBkUHS¥后到👉淘♂寳♀👈

邮费收取标准:江浙沪 6元 内蒙古 甘肃 青海 海南 宁夏 15  新疆 20  西藏35  其他省10元      令外本子会有少量通贩,为发货时的余本,以后可能也不会二刷,所以你懂得

特别注意:此链接为唯一购买链接,其他全是骗钱的,根本不发货的,请小伙伴们千万不要购买,避免上当受骗。   避免上当受骗!!敲黑板!!

以下是参本老师!

画手: @明没零  @启时TIME  @Old Period.  @子吟  @劣种基因  @淼吐水  @修竹老爷  @风从远东来  @原核生物KNEAZLE  @喝麦片的麦兜   @イケメン(ST)  @子吟  @蓮蓮蓮十  @碳烤瓶子  @o忍忍o   白枕 @白色杂志  @what if

文手: @伊芙零  @茶可夫斯基  @青舟曲  @Mr.tire想喝马黛茶  @長谷川弥生  @善待傻瓜好吗  @冬年    还有我

【高亮】从转发评论中抽3名幸运儿送本体!!!!

最后是【内容试阅】

森久《不死狼》

然而她从战场上归来后虽然被爱却永不爱人,礼帽底下的眼睛永远是冷冷淡淡的湖水不起半点波澜,对周围爱慕的眼光没有什么娇笑回眸,对热情洋溢的信只回以礼貌。于是社交场上的男人们说她在战争中有了爱人,却也已然死在了战争里,美人的心早就在炮火里亡去。

伊芙《以爱之名》

身后传来汽车的引擎声。我回头,身着一身红色骑兵制服的女人拉开车门从后座上下来。她身材高挑,戴着一副黑色墨镜;栗色的长卷发披下来散在肩头。她摘下墨镜,露出一双明亮清澈的圆鹿眼,在周围人身上一一扫视,最终停在我身上。

马黛茶《异常者》

奈布认为这不过是一次机体维修,比起自己的状况他更愿意担心玛尔塔的,仿生人用关切担忧地目光搜寻她的眼睛,却被刻意避开。玛尔塔颤抖着双手将一根数据线连上他颈后的接口,突如其来的刺痛让奈布咬紧下唇,他意识到了什么。

长谷川《银色子弹》

耳边的人轻轻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她剪得参差不齐的头发。玛尔塔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头顶是静谧的夜空和孤独的圆月,身后的最后一片落叶也在土地上停下了步伐。她把脸埋在他颈边,他紧紧揽着她,看上去就像一对普普通通的相拥的恋人。

凛凛《向死而生》

奈布感到她在吻他,九十次死亡循环里她的体温都比他的低,可这一次她滚烫的双唇混着滚烫的眼泪一起吻着他逐渐冰冷的唇,舌尖尝到的全是苦涩。别哭,玛尔塔,别哭。他还有好多话想告诉她,多到也许得用一生的时间慢慢诉说,可他再也没有机会了。

茶基《纸飞机》

泪眼朦胧中,他的脸开始模糊、扭曲和撕裂,往昔的幽深岁月逐渐化作无法逃离的漩涡,将我、将他将所有的一切尽数吞噬。逝去之人不必再受苦,徒留活着的在这世间踽踽独行,任千般悔恨、不甘、痛苦、恐惧、脆弱穿心而过,承受应有的煎熬,活得不似自己,活得再无希冀。

冬年《灰烬之下》

奈布从背后握住玛尔塔的手,距离近到只要她微微仰头,就能碰到他坚毅的下颚,属于男性的刚强与朝气尽数传来,呼吸间,吸入的全是属于他的气息。都说认真努力的表情最迷人。玛尔塔此时此刻专注的神情,她的一言一行,都分毫不差的牢牢印在了男人眼里。

Ada《玫瑰园》

我们在玫瑰花和下午茶的薄暮里欢声笑语,我们热衷于朗诵和赞美他人的爱情。但我们之间从不说爱,我不对他说我爱你,他也不说我爱你。我们是否存在爱情?或许是没有的。但即使这样我依然可以感到幸福,在他送我离别的玫瑰那一刹那,稚嫩的花瓣每一条纹理都被我说不出口却炽热真诚的爱烫成温暖的鲜红色。

Ada《光明堂》

你好奇怪。总是独来独往连余光都不愿施舍别人。大家打成一团而你站很远只是观望。我还没见过你笑起来是什么样。女孩子们说你的眼睛像海,可惜我没有走出过这里。我是玛尔塔。玛尔塔·è´å¦è²å°”。她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堆,年轻的杀手却仍然保持缄默。女孩子们说海是透蓝透蓝的颜色,里面住着会唱歌的鲸鱼和爱转呼啦圈的海豚。可是他的眼睛好冷。厚得连锄头都砸不开的深冰窒息了它们美妙的嗓音。

谢谢支持我的小伙伴,明天更新,大概又是二手脚踏车

晴空鸟Ala:

画这篇是给那些为热度发愁的小伙伴们(❤´è‰¸ï½€â¤)

以及想安慰某个老师的

热度低并不代表作品本身不好,或是不受人认同

毕竟读者的情感无法完全通过小红心传达

自己喜欢自己的作品才是最重要的~

呀啊,400没了
珍爱生命,负能的东西要少接触啊,忠告

下星期学校要收手机了,不知道未来如何

奇异人生ost【obstacles】自弹
手残渣弹链条没上油我在弹个什么鬼系列还弹错好几个音
貌似这里只能传60秒?https://m.weibo.cn/5486118209/4292262202524459完整版
粉:好久没更新了想用这破视频打发我们?
……没错,呸,不是,今天天气很好,给大家听听(辣耳朵)

谁tm举报劳资?啊,过完瘾就踹一脚是不是?行你们厉害

最近精神状况不是很好,更的会很慢,原谅我

[园医黑化刀文]染血-上 点文

莱利吹的小伙伴最好避开这篇文,大概是接上了最后一篇日记的番外。这算刀吗?……文笔不好见谅

“艾玛……为什么……”
“(笑)终于,再也没有碍事的东西了。”

“不要!”梦中惊醒,目光呆滞,眼角残留着新鲜的泪水。空气迎面扑来,亲眼看见莱利杀了艾米丽。不会吧……可,为什么……这么真实。空气迎面扑来,仿佛置身于此,是噩梦,或是预知。胸口,好痛……从这天后,每天依旧如此,

艾米丽一直和莱利待在一起,他们看起来很愉快,无微不至,形影不离。

第二把游戏已经开始了
[应该还有两台机子……]
“医生。”艾玛一把拉住了艾米丽,纵使她停下脚步。
“伍兹小姐,有什么事吗?”
“您为什么会和那个律师在一起呢?”
“不清楚呢,大概是互利共赢吧。而且,我们在某些地方很像。”
“……”
“好了,快走吧。”
“他会伤害你的。”
“……,别担心,就算是这样,我也乐意。”

“为什么!!”她的表情瞬间被拉扯了下来,“明明他会伤害,为什么,你还要和她在一起!”艾玛尖牙咬破了嘴角,丝血从破口散漫开来。眼泪浸湿了眼眶,只是模糊的人影消失在画面。

艾米丽没有说话,而是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
艾玛绝望无助瘫坐在地。
[弗雷迪·èŽ±åˆ©ï¼Œæˆ‘会让你付出代价。]

“唔呕……”艾米丽奋力用手捂住嘴巴,转身作呕。

在那人的身后,是已被四分五裂的尸体,血肉模糊已辨认不清是曾经的熟人,仅凭那破布与领带能猜测出已死之人。眼睛里反射的是鲜红的一面,别无其色,只能在鲜红一片能看到点苔绿色与熟悉的草帽。

“好了,艾米丽,现在只有你和我了,我们可以一起取得胜利!”

冷汗滴落,望着血滴从刀尖上缓缓滴下,沾满鲜血的衣服,身体胆颤地抖动起来,以前的还是她吗?

“呐呐,艾米丽,你怎么不说话呀?我做错了什么吗?”恶面与咧笑,是恶鬼吗?她的眼神里只有自己,只有杀戮,和占有。

“伍兹小……艾玛,你究竟为什么閷人,为什么要杀了莱利……”

“啊啊,一口一个莱利……整天只会莱利莱利,你的心里只有他吗?那我算什么?”面部狰狞地恐怖,她已经完全冷静不下来了。

“不!你在我心里……”“话说啊……”
“艾玛伍兹,这名字还叫得顺口吗?艾米丽黛儿小姐。”
“……”
“不知艾米丽小姐是否记忆过我……”
“我当然记得你,丽莎。”
“啊啊,艾米丽居然记得丽莎,丽莎好开心啊!但是,我并不是那个哭啼鬼哦~”
[是个疯子。]
“艾米丽,不,莉迪亚医生,你难道没有点表示吗?当初可是你抛下一切逃跑了啊!!”
“不是的……我……”
“啊,怎样才能让你再也不会离开我了呢?!对了,把你的双腿弄断就好了啊!实在不行,四肢都可以去掉,再不行……”手指的缝隙透露出凶恶的眼神。

“对吧!!!莉迪亚!”还没来得及,闪避,刀刃便擦过手臂。
“嘶。(捂)”伤口大约有4cm深,红色液体不断从伤口溢出,必须赶快包扎。

[不,不行,得阻止她。]
艾玛把刀尖送向唇前,她竟舔了舔刀身上的血,“啊,莉迪亚的血真美味,你果然是天使呢,连受伤的样子也这么可爱。或许,你死后还可以‘收藏’起来。”刚说完,刀刃又继续刺向莉迪亚,莉迪亚躲闪及时,刀尖只戳了个空。
[径直向心脏刺来,力度也很重,她是真的想杀了我。]
“丽莎!快住手!”
“不是说了我不是丽莎了吗?!(突刺)”

“噗bia……”血液四溅,溅到了墙壁,溅到了草叶,染红了身旁的白花。

“呃……”刀身落下,艾玛无力的垂倒下去
“艾玛!”艾米丽连忙用手托住后脑,把艾玛搂向自己怀里,只见一把手术刀插中了艾玛的胸口。

“我……我都做了什么啊!……”眼里不受控制地滴落,有几滴滴到了艾玛的脸庞。
“艾米丽…………这下……终于……”
“艾玛你别说话了!”血液迅速漫开,浸湿了衣裳。
“快!…就现在!不然你会死的……拜托……”说着艾玛从衣兜里拿出一张信封,递给了艾米丽。
“艾玛!艾玛!”手上沾满了血,而现在怀抱着,只是一具无声的尸体,杀了她的,是自己。

[现在我能做的,就是逃脱。]